□新華社記者華春雨
  一個好幹部走了,倒在自己熱愛併為之奮鬥的工作崗位上,留下閃光的業績、可貴的精神。人們懷念他、追憶他,更對他生前的三個雅號念念不忘。
  有信仰的“曾克思”
  “他是累倒的。”採訪中,幾乎所有與曾建共過事的人,都會這樣說,言語中透著深深的不舍與惋惜。但熟悉他的人更加知道,對曾建來說,工作是最大的愉悅和快樂。
  曾建生於1956年。上世紀70年代,他上山下鄉、參加工作、入黨。高校畢業後,他先是擔任中學教師,直至學校副校長、黨支部書記,後來又調入地(市)委組織部工作。
  在組織部工作10年後,曾建先後來到吉安市峽江縣委、吉安市工業和信息化委員會工作;2011年,任吉安市委組織部副部長、市人社局黨組書記、局長,今年1月又兼任吉安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、第一副院長。
  曾建常說:“我沒有什麼其他愛好,就是喜歡工作。”他患結核病多年,但因為放不下工作,一直沒有系統檢查和治療。而且,只要一工作,他就會充滿激情和鬥志。
  今年2月18日,曾建又一次住院。從那天起,這個世界留給他的時間僅剩5天。可就是在生命最後時刻,曾建牽掛的仍然是工作。
  去世前三天,面對趕來看望他的市領導,曾建躺在病床上強撐著說的還是工作,被市領導當場打斷:“你現在最重要的是休息!”
  去世前兩天,聽說醫院從省里請來了位博士,曾建卻忘了病痛,真誠地邀請這位高層次醫學人才到市裡新建成的醫院工作。
  去世前一天,曾建臉色憔悴,嘴角殘留著血漬,面對前來看他的同事,留下了生命中最後一句話:“快回去上班!”
  內生而持久的工作動力來自堅定崇高的信仰。對於曾建,有老領導曾開玩笑地評價說:“他是典型的職業革命家。”而很多同事則在背後叫他“曾克思”。
  講認真的“曾夫子”
  幾十年裡,曾建工作的領域在變、崗位在變、職位在變,但善於學習、追求完美、堅守認真的品格始終沒變。為此,人們又送給他一個雅號:“曾夫子”。
  每到一個崗位,總是能成為行家裡手,總是在工作中留下殊榮,曾建的秘訣是:學習。
  家人和同事都知道,曾建哪怕白天工作再累,晚上一定會抽出時間讀書、思考。他常對身邊的人說,時代發展如此之快,不學習是不可能跟上這個時代的。
  向書本學、向實踐學。為做好課題調研,掌握第一手資料,曾建幾乎跑遍了吉安全市鄉鎮、大部分村委,和普通黨員、農民黨員、企業黨員打成一片;在峽江工作時,為瞭解基層情況,他走遍了全縣1000多個自然村組,寫下60多本民情日記,一條毛巾、一雙解放鞋、一雙雨鞋、一頂草帽與他相伴多年。
  “一絲不苟,講認真、敢較真”,是人們對“曾夫子”的又一個評價。
  在峽江任縣領導時,曾建往往事先不打招呼,一竿子插到村組瞭解情況。為整治鄉鎮幹部“走讀”風,他經常到鄉鎮突擊巡查,還時不時夜裡電話查崗。發現有幹部脫崗,便不留情面地進行嚴肅批評。
  有一次,曾建到一個鄉鎮檢查煙苗開溝埋肥落實情況。他一頭扎進煙田揭膜扒土,發現沒有填埋肥料,當即責令鎮村幹部整改,並嚴肅地說:“講實話、辦實事,是當幹部的基本要求。弄虛作假那一套,千萬要不得。”之後,曾建又接連殺了幾個“回馬槍”,確保工作全部落實。
  “這件事在全縣幹部中傳開後,產生很大震動。”峽江政府辦公室主任陳志安說,“其實,峽江縣的幹部作風,也就是在他任上發生了根本性的好轉。”
  講原則的“曾幹部”
  曾建出生於吉安市遂川縣一個幹部家庭,母親是兩屆全國“三八”紅旗手。母親對事業的執著和嚴謹的家風,深深影響著他。
  曾建先後在多個單位和地方擔任主要領導,始終做到公私分明、堅持原則。
  在峽江任職時,為了避免有人利用親屬拉關係,曾建不許親戚前往,連妻子都很少去。老家親屬都說:“幸好曾建不在遂川當領導,否則家人都要搬離遂川。”
  上世紀90年代末,正是下崗的高峰,曾建妻子肖梅的哥哥到遂川縣任縣長。曾建得知後,專門回老家叮囑親戚不要找自己的大舅子辦事。“幾年中,果然沒有任何親戚找我哥哥辦事。”肖梅說。
  在別人眼裡,人社局涉及的考試多、托關係找路子的人多,但曾建從來不搞以權謀私。任局領導多年,他沒有為家人辦過一件私事。
  曾建四兄妹中,大妹靠擺地攤賣菜為生,弟弟則在當保安。一次,老家有位親戚找到曾建,希望幫忙安排一個崗位。他立即說:“你去看看,我妹妹還在賣菜呢!”之後,再沒有親戚敢來托他辦事。
  曾建患病多年,每年都要去住院,單位同事看望他時送去的慰問金,他分文不收,全部退回。甚至在遺體告別儀式上,訃告也寫明:喪事從簡,免收禮金。
  曾建對家人嚴格得幾乎不近人情,對群眾卻始終飽含深情。同事們說,只要是為百姓的事兒,他就要堅持到底;只要是提升民生福祉的事,他就要推動到底。
  吉安市偏遠農村的孩子可能並不知道,針對當地農村教師不足的問題,是曾建積極爭取到自主招考的政策。今年3月1日,孩子們迎來了新招聘的1000多名農村教師。
  吉安市為看病報銷不便而發愁的人們可能並不知道,正是曾建主持下開展的工作,今年6月1日起,全市城鎮醫保實現“一卡通”,真正解決了便民服務“最後一公里”問題。
  曾建走了,人們送給他的三個雅號變成了追憶與懷念他的雅號,傳揚在井岡山下、傳揚在紅土地上,詮釋著一名共產黨員的本色,彰顯著一個好幹部的追求。
  據新華社北京6月30日電
  (原標題:一個好幹部的三個雅號)
創作者介紹

傢俱

wf82wfnuw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